网站地图联系我们  | 加入CESSP  |登录
首页 >行业动态

为什么你应该关心开放获取:给学术和科学作者们的一封公开信

2019-03-13 责任编辑:学会办公室 点击:13791

[译者按] 20189月欧洲研究委员会发布了 “S计划。这一雄心勃勃的开放获取计划在全球学术交流界引发了激烈的讨论,但其中似乎少了一点作为学术交流主体的作者和研究人员的声音。本文作者里克·安德森呼吁研究人员积极参与到OA政策的制定中来,阐明了为什么研究人员无论其持何种观点,都需要关心以及如何参与OA运动。原文发表于学术出版协会(the Society for Scholarly Publishing)的博客专栏The Scholarly Kitchen。翻译转载已获作者授权。——陶涛

如果你是一个主要以研究人员和(或)学术或科技论文作者的身份与学术出版世界产生关联的人,那么你参与开放获取(OA)运动有两个可能的基本原因:

1. 你想推动学术出版从一个主流为缴费阅读的模式过渡到一个主流(或完全)为开放获取的模式;

2. 你对这种转换有顾虑并且希望自己能对最终结果产生影响,比如转换是否发生,如何以及在何种程度上发生。

底线在于:如果你想让OA实现,那就加入这个运动;它需要你的声音,而且你有上千种方式可以参与。如果你对OA或者更具体一点,对强制性的非自愿的OA有顾虑或保留,那OA运动也需要听到你的声音。

我可以想象,作为一名作者,当你看到当前学术交流生态系统中充斥的各种喧嚣和争议时,你会忍不住对自己说:“管它的。我只要埋头做我的研究,然后以我习惯的方式发表。我是一名(生物学家/社会学家/工程师/历史学家/随便什么),不是出版商或图书馆员,OA看起来像是他们之间的战斗。让他们干他们的事,我干我的。”

但问题是:OA倡导者们正在做的工作,就其已经达到的成功程度来说,会对你能发表文章的方式产生具体的和潜在的约束力。事实上,这种影响力已经发生在你们中的许多人身上。身在欧洲英国比身在美国更有可能已经受到影响。在美国真正的强制性OA很难实现,目前只存在于与私人赞助(如盖茨福特基金会)相关的项目中,还有一所私立大学(那会是杜克大学,甚至在那儿也只有研究生被要求,相关要求不涉及教师)。你可能欢迎和庆祝这些强制要求所产生的影响,你也可能对它心存疑虑。无论是哪种态度,你都需要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如果你想对这一运动的未来轨迹以及它将对你的选择自由产生的冲击发挥点影响力,你就需要参与进来。

理解目前正在发生的事情,关键在于能否辨识两个重要的区别:

重要区别之一:选择性OA相对于强制性OA

显然,随着OA运动发展至今和OA出版选项的涌现,你可以保持自由地选择或不选择它们,只看是否适合你,那么OA的发展除了丰富你的选项之外做不了什么。如果这个运动的发展只有这一个丰富选项的效果,那你可以放心地忽略它,安心做你的学术工作。

但是OA模式的多样性并不是唯一在成长的东西。OA的强制性也在增加,这才是你应予关注甚至积极参与的地方。因为OA的成长和成为强制性的程度都将缩小你的出版选择范围,而不是扩大它。这也是为什么认识到支持OA和支持强制性之间的区别是如此重要的原因之一。一个人可以合理地拥护两者,或合理地拥护前者而不支持后者,换句话说,反对强制性OA政策不等于反对OA。作为一名作者,这个区别值得深思:你希望看到OA继续成长和发展吗?如果是,你是否也认为采用OA应该是强制性的?

重要区别之二:劝服相对于商议

另一个本质的区别存在于让作者参与OA进程(或至少让他们将其成果存入知识库)的努力和就强制性OA政策寻求作者参与的努力之间。前者已经热情地进行了很长时间;后者则不那么显著。为什么?几乎可以肯定,这是因为强制性OA的倡导者们可以推断出作者的态度:如果作者们对让自己的工作开放获取不那么感兴趣的话(机构存档的停滞不前和强制性OA政策的发展壮大都表明了作者的兴趣是相当有限的),那邀请他们参与制定用来强制他们采用OA的政策可能有任何别的结果吗?这些政策的全部目的就是为了克服这样一个事实,即一般来说,作者似乎没有很大的动力主动采用OA。如果他们有,那根本没有必要拿走他们选择非OA出版的权利。

当然,不是OA运动中的每个人都试图从作者那里夺走出版的选择权。有些是,有些不是。在那些是的人当中,有些会坦率地承认,有些则会在被问及这个问题时回避。显然,这些都是为什么你要关注强制性OA政策的发展和兴起的原因;作为一名作者,你不能想当然地认为那些正在推动它们的人会在政策落实之前知会你。

你该怎么办?

如果你想为学术交流生态系统向某种强制性开放获取模式的大规模转变做出贡献,那就找正在为这种模式努力工作的组织,并为之提供你的意见和专业知识。这类组织有OA2020 倡议(它致力于“改革当前的出版系统“,以OA出版“取代订阅商业模式”),SPARC(其目标是让OA成为“研究和教育的默认规则”),以及私人赞助者如盖茨和福特基金会(使用其可观的财力推动强制性OA进程)。当然还有制定了S计划cOAlition SS计划是一个设计明确的倡议,以“加速向一个以对学术出版物的立即免费的在线访问和很大程度上不受限制的使用和再使用为特征的学术出版系统的过渡”。它基于这样的观点:“研究人员是不负责任的”(因而不应该有权选择如何发表),学术和专业协会应该“咬紧牙关去进行开放获取”。如果你同意这些观点,那以上任一组织都会很高兴获得你的支持。

另一方面,如果你更愿意看到未来学术交流的特点是获取模式的多样性作者对自己的工作保有某种程度的控制权,有多种出版选项那现在就不是把头埋进沙子的时候;你需要站起来,让你的声音被听到。如果你是一名学术研究者,就请注意你的校园里正在发生的事情;确保当与学术交流相关的政策被制定和提出时你知情。让你的资助者、图书管理员、校园管理者和立法者们知道,你喜欢多样化而不是单一的的学术交流环境。说出来,否则,你可能会在几个月或几年后醒来,发现其他人已经替你决定了你将如何发表论文,以及谁将对你的研究工作拥有控制权。

换言之,身为一名作者,是否参与对学术交流前景的塑造完全是个人选择。但是不参与是确保你的声音不被听到以及你的利益被忽视的一个可靠方法。

作者简介:里克·安德森(Rick Anderson,犹他大学(University of Utah)威拉德·马里奥特图书馆(J. Willard Marriott Library)负责馆藏与学术交流的副馆长。他定期就与图书馆、学术交流和高等教育有关的话题发表演讲和文章,并曾担任NASIG和学术出版协会(the Society for Scholarly Publishing)的主席。他在包括biorXiv、爱思唯尔、JSTOR和牛津大学出版社在内的多个出版商和组织的图书馆委员会担任无偿顾问。